大器晚成周天成 低调备战剑指奥运金牌

来源: nippon.com 2021-07-23 22:51:00 14 人参与
将羽球视为是人生第一的周天成,对于羽球给他的一切也由衷感激。

中国台北「羽球一哥」周天成,凭借精湛球技与俐落步伐,在2019年时一度达到世界第2排名。在遭逢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下,周天成保持训练,并在2020下半年恢复参加比赛。瞄准东京奥运,喜欢日本美食与文化的他,满心期待能再与世界许多好手对战比赛,许多球迷也期盼——他跟世界第一名的桃田贤斗对决能再度实现?

延期一年备战

东京奥运在2021年7月23日正式开幕,汇集全世界各体育项目的好手竞技。其中男子羽球项目上,周天成与戴资颖,被认为是夺牌机会浓厚的两位台北好手。

「在奥运比赛前,我们都在做模拟比赛,做更困难的训练,希望精神力可以更集中。比赛耐打很重要,奥运当时下一定大家是全神贯注,长时间下不管体能跟精神都要准备」周天成说。

观看视频

桃田vs周天成低视角 体验专业男单的恐怖速度

更新日期:2021-02-27
【低视角】桃田贤斗vs周天成。

在2020年,全世界经历一年多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波动,但面对疫情,周天成调适心态,对东京奥运依旧保持高度信心。周天成坦率地说「我想不只是我,其实所有选手都是一样心态。虽然说多一年准备,但比赛数量也比较少」。

羽球选手要累积许多出国比赛经验「以赛代训」,但是在2020年3月后,因为疫情全球大流行,许多比赛都停办,周天成回忆「以前一年可能都要打20多个比赛,但疫情那时有点回到高中时期,回到系统性地训练」。透过闭关修练下,周天成潜沉半年后,于当年10月的丹麦公开赛复出。

「去丹麦那时,其实没有其他台湾选手参加。但我们就认为,东京奥运一定会在疫情下举办, 早点适应那个状态,好比说要(PCR)新冠检测或者是什么」。周天成早早回到国际赛步调,边配合做PCR,边开始学习适应在疫情下的国际赛事。

早日适应「后疫情」

其实在奥运之前,原先5、6月还有星加坡与马来西亚的公开赛,但因为源自印度的Delta变种病毒扩散缘故,两个公开赛也相继延期或取消。进入2021年后,周天成只有参加泰国与中国广州的公开赛。

「在泰国的时候几乎每隔三天就要PCR检测,我想三週做了十几次有」,但他也提及「真的要特别注意身体的状况,泰国比赛的时候,就真的有人确诊,那位选手就不能比赛」。

然而,比赛当时也有许多突发状况,比如有选手是阳性,到医院反覆检测后才确认是「抗体阳性」,因此本来是弃权,后来又回来赛场。周天成认为,其实疫情当下,很多状况都不明确的,有不少选手没做好保护,就被隔离14天。因此在比赛期间,就算是选手彼此也无法太多互动,每个国家的车都是分开行动。

出发前往奥运前,周天成都在位于台湾南部城市高雄的训练中心苦练。(周天成提供)

在没有比赛的期间,周天成也导入不同竞技的训练,比如田径的一些爆发力技巧等,还有冲刺。在优秀的田径选手传授下,他也按照课表扎实苦练。

其中对于精神层面,周天成也很重视,「心态准备好,身体强度与维持比赛强度,练不同打法,不能一成不变。比较多是技术技巧,这是面对所有选手都管用的。技术修细下,如果对手有小动作也可以好好面对,保持很好心态」,他说。

2018年,周天成参加日本公开赛对战中国好手林丹。(AFP)

谈到东京奥运,周天成依旧兴奋地说「当然是很期待,而且日本会办得非常好的。」周天成从2011年开始每年都会去日本参加公开赛,尤其是第一年参赛时就击败了名将陶菲克,「他是我的榜样,最后有战胜他,是很棒的经验!」

其中,目前世界第1的羽球选手桃田贤斗,也是周天成认为相当强劲的对手。事实上,桃田与周天成生涯对战,桃田有著11胜2败的绝对优势,甚至不少媒体曾形容桃田是周天成的「天敌」。

但周天成认为,奥运是他从小的梦想,能跟世界各地的好手对战,练球技,就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对于桃田,周天成说:「他真的很优秀,心理素质很棒,面临落后永远不会放松。我想也是日本的民族性吧,缠斗力真的好」。其他包括常山干太、西本拳太等名将也是他认为的好敌手。

周天成也认为,日本的强项是很容易吸取各国的优点,「你看他们总教练人选,男单是日本、女单是韩国,女双是中国,混双是马来西亚」。他解释,不同国家就会有不同想法、进步就很快「哪个项目哪国是专长,直接去加强就很有目标性」效果也会更立竿见影。

常来日本比赛的他,对于日本的干净与服务态度都觉得相当棒「(日本)会令人感觉舒服,做事上都很到位」。当然,周天成也有对日本也特别回忆:「第一次吃到沾面,不知道吃法,觉得面很乾,汤很咸。是因为我把面和汤,也就是沾酱分开吃,才会发生这情况。我还被学长调侃,之后我就深刻地了解沾面吃法(笑)!」

2019年在参加日本公开赛时,周天成跟印尼名将陶菲克于路上碰到并合影。(周天成提供)

大器晚成的好手

目前世界排名第4的周天成,其实是位大器晚成的选手。1990年出生于台北的他,小时候就跟著父母一起打羽球,原先父母只是打兴趣,但没想到周天成愈打愈好。后来小学后开始加入校队,开始拿下各项比赛冠军。

小时候周天成的脾气比较急,与高中教练也特别针对他的脾气进行调整与更多训练。在20岁时,周天成首次进入台湾前4名,首次入选省队代表队,前往参加广州亚运,当时世界排名66的他,一路打到8强才止步,但当时已经让周天成声名大噪。

随后周天成也在世界各羽球大赛中持续获得佳绩,2014年拿下法国羽球公开赛的冠军后,更是让他世界排名升到第7位。终于在2016年时,才首度以26岁年龄参加奥运,但是在8强赛中败给马来西亚好手李宗伟,东京奥运也正是他在迈入30岁后的第二次奥运,相比其他选手,周天成才能比较晚才开花。

周天成认为,他不是那种天才型球员,而是一步一步不断练习上来的球员。「我大概都会知道自己少一点什么,多一些什么。了解自己身体,如果身体有点紧,就会去要自己不会这么紧张」。他认为天赋高的球员,有时能力与生俱来,但是一不小心成绩跌落,状态会掉得非常快,就是因为不知道如何面对小问题。

因此,周天成把自己定为成一种慢慢不断小幅成长的类型,「100个小问题,如果慢慢做,半年变成只剩60个小问题,对我来说就是好的」。周天成后来常常找时间去指导年纪小的球员「因为他们可能前面5、6个羽球动作是对的,但第7个做错,就整个错了,我不希望他们这样失败就放弃羽球」。

信仰基督教的周天成,常常在教会中分享他的见证。(周天成提供)

自从2010年首度被遴选为省队成员以来,周天成心境也有很大变化,「以前是真的比较会生气,一个误判,一个动作不好就心情不好」。

2013年起,周天成也开始信仰基督教,「我用祷告让心灵更平静,看圣经、祷告、甦醒,重新再来、重新得力」。基督信仰成为他的日常,「不是比赛需要才找,而是随时,好的是讚美,不好也是讚美」,他说。

久而久之,打羽球碰到挫折时,他就当作是上帝的考验,周天成说:「就当他在磨练我吧,主祂一定会有他的作为计划,就活在他的计划中」。对于自己还能打奥运,他也认为是上帝安排,「他给了我一个梦想,一个奥运金牌梦,这小学五、六年级以来的梦,还能持续著很好」。

这几年,周天成也跟经纪人持续参加各种运动公益活动,将来他希望退休后,能继续深耕台湾的体育环境,「日本的运动环境就很不错,羽球企业联赛对抗性也好,加上日本的企业都很支持」。他盼望将来台湾的企业也能更多投入体育产业,带动整个产业提升,让体育也变成台湾社会的基因。

从小跟著羽球一起长大,羽球对周天成来说彷彿是家人也是情人。笔者突然问他:「如果羽球是个人,你会想对它说什么」?

周天成想了下回答:「羽球,我们相处这么久,好像好了解你,但又感觉可以更了解你。但谢谢你陪伴我这么久,但我觉得我们还可以相处很久,请你多多指教,跟我继续努力奋斗 !当然感谢主给我这么好的伙伴,我想体育是最好的肢体语言,让世界看到我们一起的努力」。

从小到大,从一而终,周天成对羽球,乃至对体育都是纯粹而坚持,在东京奥运中同样会看到他的那份真挚的狂热。

爱羽客用户规范:抵制辱骂

优秀原创稿件、个人简历投递通道:tougao@aiyuke.com

我要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精选观点论
论坛热帖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