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拿了奥运混双银牌,却买不起房!

来源: 星洲日报 2016-09-10 06:56:00 31 人参与
穷人追梦路更难.陈炳顺羽球路尝尽苦头。

追梦很难,穷人追梦路更难。

马来西亚混双陈炳顺加入国家队10年后,在里约奥运与吴柳萤摘下混双银牌,缔造历史。但又有谁知道,陈炳顺家里十分贫穷,连房都买不起。

“我死也要死进国家队”

28岁的陈炳顺在接受专访时,道出了羽球事业的心路历程。

陈炳顺出身贫寒,父亲陈志光(57岁)为喷漆工人,母亲吕菱花(54岁)是家庭主妇,依赖父亲微薄的收入养育一家六口。父母在他念小学时在新加坡工作维持家计,把陈炳顺4兄弟姐妹交给婆婆照顾。

陈志光是羽球爱好者。陈炳顺六七岁时跟着爸爸,与爸爸的朋友打羽球时,陈志光发掘了他的羽球天份,即使家庭负担重也掏钱给球友教导儿子打球,陈炳顺从此踏上羽球这条路。

陈炳顺学业成绩不好,但热爱羽球表现佳,曾是校队也是州手。他在中三辍学后,父母没要求他外出工作帮补家计,让他自行为人生做决定。

有一天,陈爸爸告诉他:“如果打不出成绩,就出来工作吧。你不能永远做梦”。陈炳顺当时告诉自己:“我死也要死进国家队。”

家境没绊倒他的追梦路,他17岁那年加入国家队,没辜负父母的期望。摘下奥运银牌后知名度提升,成为家人的骄傲。回首来时路,他感慨,穷人追梦走的路更艰巨,因为梦想不止是梦想,也要顾及现实。

打羽球费用高

“现在打球的费用很大,贫穷家庭负担不起。我身边便有一些球友,虽然有天赋,但因为家境不允许而放弃追逐羽球事业的梦想,我的经历算是比较顺利。”

他把今日的成就归功家人,并说:“我最感恩家人,我会尽更大的能力,给他们最好的照顾,最好的东西。”

最大心愿“让家人住好一点”

陈炳顺从里约奥运载誉而归,被喻为国家英雄,获风光迎接,但封号排场只是表面,实际上他是一个连房子都买不起的奥运银牌得主。

陈炳顺双亲与弟弟陈炳杰一家住在亚依淡新市镇一间约500平方尺的两房租房。陈炳顺单身时,从吉隆坡返家还可与家人挤在一块,但有了老婆孩子后,过年过节返家时“要睡哪里”,是陈炳顺最懊恼的问题。

他说,若要睡得比较舒服,他会带着妻儿租酒店,但若要享受一家团聚的热闹,唯有挤睡在客厅。如今他只有一个心愿:“只想家人住得好一点”。

没经济能力购屋但作为运动员,他每月只有来自国家队的固定收入,此刻的他尚未有经济基础购买屋子。他坦言曾计划在槟城购买一间面积更大的屋子让家人住得舒服一些,但槟城的屋子动辄60至70万令吉,他负担不起。

他苦笑说,别说购买,他连“看都不敢看”。

拿了混双银牌,却不受重视


陈炳顺说,他与吴柳萤的混双组合在奥运会杀入决赛缔造历史及奇迹,但这项历史似乎被忽略。“我们是第一个做到(闯入决赛)的混双组合。”

他直言,混双不如男单及男双般受到重视,但混双、男单及男双的银牌都是奖牌,意义相同,希望民众也看重混双,支持混双。

陈炳顺谈起年轻时的穷苦生活,爸爸的负担,一度红了眼睛。如今一枚奥运奖牌让他吐气扬眉,顶着国家英雄的封号,有球迷上前要合照,看起来好风光。

但访谈期间,坐在我前面谈起居者有其屋时,他却不是什么英雄,却只是一般的无壳族,为了一间屋子而烦恼。也许这印证了我当初的想法,当全职运动员是没有保障的。拿了银牌为国争光,又如何?

如果国家英雄这封号可以换一间屋子,多好?

陈炳顺个人资料

出生日期:1988年4月27日

身高:175公分

体重:68公斤

出生地点:槟城

国家队资历:10年

打羽球持拍:右手

爱羽客用户规范:抵制辱骂

优秀原创稿件、个人简历投递通道:tougao@aiyuke.com

我要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精选观点论
论坛热帖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