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挖广州粤羽欠薪事件,林丹打了谁的脸?

来源: 爱羽客羽毛球网 2017-05-17 13:41:00 29 人参与
广州粤羽俱乐部欠薪,折射出广州羽球名城从盛到衰。

昨晚,林丹在微博上刊登了一份关于广州粤羽俱乐部欠了包括林丹在内的7名运动员薪水的声明,其中提到他们是收到高军和付迅这两个人的邀请而应邀参赛。

昨晚此消息出现后,爱羽客小编从多个可靠渠道获得广州粤羽董事长高军的联系方式,今天一早上班打过去,用久违的粤语去问候对方能否在去完河源后获得采访谈话,对方只说了一句“无呢回事(没这回事)”回应,然后挂了电话。(可能那几个照顾爱羽客小编的人都给了我同一个假电话,我可能真的打错了)而林丹在欠薪声明中提到的付迅,至今仍然未接我们电话。

广州粤羽俱乐部为何非到外市不可?

小编从可靠内部查询得知,高军在2013-2014年,2016年至今代表广州羽协出任广州粤羽俱乐部董事长。而付迅原来并不是广州粤羽俱乐部的人,高军在任广州粤羽俱乐部董事长期间,把广州粤羽俱乐部的招商权外包委托了付迅所属的一家公司去为俱乐部进行招商。

在付讯为广州粤羽俱乐部招商期间,和广州粤羽俱乐部合作过的两家赞助商分别是惠州伟豪地产和河源农商银行,广州从此不再是广州粤羽俱乐部的主场,一支广州本土的球队居然要下嫁到二三线城市。

总所周知,广州曾培养出众多羽毛球世界冠军,羽球氛围在全国到现今都是首屈一指。前羽毛球世界冠军、广州市体育局副局长关渭贞从2000年世青赛到2013世锦赛,把广州打造成世界羽球名城。于是问题来了,难道世界羽球名城广州就找不到一个本土赞助商去容纳这支本土球队?非要去惠州和河源才能生存?从市场环境和调查到的事实来说,广州并不是不能找到本土赞助商。

据说,在2015年的时候,广州粤羽俱乐部曾经换过领导班子,并在广州市领导的介绍下找到有意向合作的本土赞助商。但是,当时的广州羽协居然拒绝了这个本土赞助商,反而签约了由付讯引荐的河源农商银行。而结果,就是搞得广州粤羽这支球队再次下嫁,离开广州娘家到河源,最后还出现了欠薪的事情。

广州粤羽俱乐部成立于2010年4月30日,是在当时李永波领导下的中国羽毛球协会举办中国羽毛球超级联赛的情况下成立的。广州粤羽俱乐部由广州羽协作为全资入股,也就是说,广州市羽毛球协会是广州粤羽俱乐部唯一的股东。

广州粤羽发展至今,国内曾和张洁雯、于洋、卢兰、林丹等一线世界冠军合作,也曾从国外引进过李宗伟、陶菲克、陈文宏/古健杰、阿山/亨德拉、李龙大等世界羽球巨星加盟。最辉煌的时候是2012年羽超联赛夺冠(实际是2013年赛季,因奥运而提前举行)。

广州羽球由盛转衰

广州羽协办事的辉煌要追溯到本世纪初举办一系列的大赛,其中最为世界羽联称道的是2009年的苏迪曼杯,当时该比赛被世界羽联列为世界羽毛球大赛的样板。因此,广州羽协这个小小的地方单项体育非盈利组织,居然被委以重任,内部人员被委派到成为2010年广州亚运会场馆顾问团队、亚运火炬接力仪式策划执行部、羽毛球比赛执行部、还有各项目颁奖仪式执行部。

关渭贞在广州推广羽毛球多年,各项大赛的申办都由她亲历亲为。而最让人惊讶的是,2013年广州世锦赛期间,她居然从来未露面。后来通过其他渠道询问,是由于此前广州市体育局在一次人事调任的工作中,安排她管理广州市体育系统的妇联工作。

而正是2012年年底开始,广州粤羽开始与外市的赞助商合作,把主场迁出广州。除了2012年广州粤羽在羽超夺冠,从此在羽超联赛中再无建树,即使是今年年初林丹加盟,也只是取得第7名保级。

从专业队建设来说,广州市羽毛球队已经没有谢杏芳张洁雯那个年代的辉煌,或许也是因为其他项目也取得不俗的成绩,专业队运动员培养和成绩严重下滑。随着钟倩欣的退役,国家队目前已经几乎没有由广州市羽毛球队向国家队输送的球员。我们所熟悉的王睁茗,在国家队多年,也没有代表过国家队打过团体赛,没有获得过世界冠军。

关联阅读:

广州是如何成为世界羽球名城的?

这两大问题,阻碍了广州举办世界羽球赛事

综上所述:广州羽毛球之城通过几代人的努力创造出来的神话在短短两三年间倒下了,无数人为之奋斗和付出的劳动获得的荣誉一夜之间烟消云散。为什么?

投票 林丹微博讨薪,你怎么看?

林丹近日发布微博讨薪,称广州粤羽拖欠自己和多名队友薪水。像林丹这么出名的运动员都会被欠薪,很难想象其他运动员会怎样?

选项:

本文系爱羽客羽毛球网原创,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爱羽客用户规范:抵制辱骂

千元稿费等你拿,爱羽客投稿通道:tougao@aiyuke.com

我要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球众投票

2017世锦赛男单项目,你看好谁能夺冠?

林丹、李宗伟已到职业生涯末期,而谌龙奥运后状态不好,你看好今年世锦赛谁能夺冠呢?
43%
27%
24%
1%
2%
1%
1%
0%
0%
0%
0%
1%
精选观点论
论坛热帖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