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逼侠归来,爱羽客小编迪拜打球记

来源: 爱羽客羽毛球网 2017-01-02 22:41:00 12 人参与
爱羽客小编远赴千里,在迪拜与中国的球友打了一场球。

2016年的羽联超级赛系列最后一站,小编们前往迪拜,在总决赛开赛之前的晚上,我们与迪拜唯一的一个华人羽毛球俱乐部取得联系,爱羽客小编们前往当地的一个羽毛球馆,参加他们的俱乐部活动。

这个俱乐部的活动通常是在周五,当天是周二,参加活动的华人并不多,下午五点多,小编们乘车前往球馆,迪拜的天黑的很早,车行至半路,一轮满月就悄悄的挂上了天空。

活动的球馆在阿尔巴沙的一所学校里,学校的四周都是沙子,我们在校门口停了下来,走了大半圈才找到球馆。

还没到门口,我就已经听到了熟悉的击球声,穿过走廊走进球馆,球馆是一个室内的综合运功馆,地面上篮球场和羽毛球场的线混在一起,红色和蓝色的塑胶场地上已经被磨出密密麻麻的白印,几位俱乐部的成员已经开始激烈地对抗了。

和国内的大多数俱乐部一样,这里的主力也是一群热爱运动的“大叔”,水平不一,热情也不低,他们正在场上恣意挥洒着汗水,打了一记好球便大声喝彩,出现了失误也互相鼓励,让我差点以为自己就是在成都的哪个俱乐部里打球。

看着他们在场上打得起劲,久没打球的爱羽客小编们也拿起球拍加入到他们当中,一起打了一场欢乐的双打,一来二去,大家也都消去了陌生感,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难言的情绪,在异国他乡,还能有一群华人朋友打上一场球,实属不易。

韩先生是俱乐部的一个元老,他自九十年代从浙江来到迪拜已有二十年,打球也打了十几年了,说到羽毛球,内敛的他也主动谈了起来。

韩先生刚打羽毛球的时候才1997年,那时候在迪拜要找到球场很难,即便有羽毛球场地也是会员制的,很少对外开放。由于当时信息交流不便,也没有现在这样的约球,那会能够找到一处场地便进去打,只要有人就上场打几下,下回去了很可能又是另外一群人,迪拜的人口流动也比较大,每次变的是面孔,不变的是羽毛球。

后来学校的体育馆对外开放了,他们便寻找学校里的球馆去打球,由于是政府兴建的,学校里的场馆通常也会比较便宜。在俱乐部刚开始的时候,他们打一晚上球,一块场地也只需50迪拉姆(约合100人民币),现在政府开始重视这些运动场所,开始征收税款,已经涨到80多迪拉姆了。

我注意到他们打的球都是国内的常见型号,韩先生告诉我,在迪拜本地的羽毛球卖的不便宜,而且只有一家店在卖,尤尼克斯的AS10一桶折合人民币就在一百七八十一桶,因此迪拜也有许多人打塑料球,而每隔一段时间,他们中有回国的球友就会带上一大箱的羽毛球回来,以供应俱乐部的日常活动和训练。

现在的俱乐部是由小五在组织着(传说中的群主?),爱笑爽朗的她负责将华人们联系在一起,一起打球,一起玩,她说她的人生目标就是玩,于是从国内玩到了迪拜。

每周五,俱乐部的成员们参与报名,小五就依照人数将场地预定好,通常他们活动场地在当地的一所高中里面,场地要比今天这里更好一些。每周没有活动的时候她还会组织训练场地,用来给成员们练球,她自己也一直在坚持着训练,想要在17年的联赛中取得一个更好的成绩。

说到这个比赛,小五告诉我这是这里最大的一个比赛,每年都会有十几家俱乐部参赛,印度人和印尼东南亚人是这里的主力,许多东南亚人羽毛球打得好的会在这里做教练,到了比赛的时候就会出去参加,水平都很不错,而俱乐部也每年都会组织参加这个比赛,届时大家会在网络上报名,参加不同级别的比赛,比赛的运作则会交给专门的团队来运营。

知道我们要来,小五将她的珍藏的一支球拍带了过来,我拿来一看,是刘成的战拍,这是14年的总决赛时,刘成送给他们的,在球拍的底盖上还贴着刘成的名字,已经有些老化的球线到现在磅数都还不低,上面还涂着李宁的LOGO,她一直将这支球拍作为收藏。

在迪拜,羽毛球是这群华人们枯燥无聊的工作以外仅有的几项消遣之一,对于阿拉伯世界的娱乐活动多数华人们并不大感冒,而这个羽毛球俱乐部则扮演着大家情感的一条纽带,一群人一起打球,说着一样的语言,打完球以后常常会一同聚餐,这样在国内时常见到的俱乐部活动的场景,如同窗外的圆月,在千里之外的迪拜同样上演着。

本文系爱羽客羽毛球网原创,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爱羽客用户规范:抵制辱骂

千元稿费等你拿,爱羽客投稿通道:tougao@aiyuke.com

我要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登录后可评论

球众投票

2017世锦赛男单项目,你看好谁能夺冠?

林丹、李宗伟已到职业生涯末期,而谌龙奥运后状态不好,你看好今年世锦赛谁能夺冠呢?
43%
27%
24%
1%
2%
1%
0%
0%
0%
0%
0%
1%
精选观点论
论坛热帖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