谌龙需团体赛正名 与林丹相比还缺什么?

来源: 羽毛球杂志 2015-09-30 13:10:34 26 人参与
如今,卫冕世锦赛冠军,谌龙还需要一个在团体赛正名的机会。也许,到了那个时候,他才能挺直腰板说自己不“尴尬”。

谌龙的位置有点“尴尬”,这是他自己说的。他给的解释是“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其实还有暗含的一层:世界排名第一,却没有表现出足够与这个位置想匹配的能力。终于拿到世锦赛男单金牌,成为中国队的“男一号”,却先后在汤杯、亚运会输掉关键比赛。如今,卫冕世锦赛冠军,谌龙还需要一个在团体赛正名的机会。也许,到了那个时候,他才能挺直腰板说自己不“尴尬”。

世锦赛卫冕

8月17日,印尼雅加达塞纳扬体育馆,世锦赛决赛日。如果不是因为有印尼男双选手出战,谌龙与李宗伟的男单决赛很可能被放在最后一场压轴上演。这场比赛有太多可供发挥的空间:谌龙能否承载中国队的唯一希望?李宗伟能够打破宿命?中国男单是否能终结在此的不胜纪录……这么多问题,难免会让人想得太多,尤其是赛前一晚有那么长空闲时间的时候。谌龙尽量让自己想得简单点:“我觉得,这跟去年的决赛没有什么变化。去年是对李宗伟,今年也是。只是,球馆不同,举办的国家不一样罢了。”他说,临战的那晚一切正常,“跟八进四、半决赛的时候没有变化吧,睡得很正常。”

决赛前,在热身场地进行上场前的准备,跟谌龙相隔不远的就是李宗伟。“一般在热身的时候跟对手能看得见,这种感觉挺不一样的。”谌龙说。“当你活动的时候,他也在旁边活动,你会想他今天的状态怎么样。”两个人就这样不动声色地互相默默观察对方,谌龙告诫自己:“不管他怎么样,我只要做好自己的战术,比赛的时候坚定地执行,就可以了。”

人毕竟是人,不是机器。不是说把程序写好输入进去,就可以准确无误运行的。有些紧张的谌龙在开局打得并不好,一度以5比9落后。“比赛有输赢,有输赢就会紧张,这些都是正常的。难道紧张就不打了?紧张就输了?我之前看过李晓霞的采访,她说自己只要比赛就紧张,那她为什么奥运会还能拿冠军呢?不能说紧张了就打不好。”在这样一种“正常”的情绪下,谁能更快摆脱对手的限制, 找到克制对手的方式,就能掌握主动。

半决赛,李宗伟2比0战胜约根森,第一局更是只让对手得到7分。赛后,媒体担忧李宗伟如此神勇的状态会让谌龙招架不住。总教练李永波显然不担心:“谌龙能力强,控制球也更稳健,李宗伟想快、想变速会变不出来。”李永波的预言很快在决赛中变成事实,谌龙成功地限制住对手。世界羽联官网赛后这样评价这场比赛:“谌龙更快、更精确、更稳定的表现,让李宗伟的进攻无法得逞。对于禁赛八个月后神奇复出的李宗伟而言,面对几乎完美的中国对手,他的结局跟去年一样。”李宗伟赛后也沮丧地承认:“谌龙的速度比我快很多。我觉得自己打得很辛苦,每一个球都很被动。”

21比14拿下首局,第二局20比16拿到赛点被李宗伟挽救后,谌龙赢下比赛,结果并不让人意外。跟去年一样,谌龙又哭了。 “这算是一种发泄吧,大赛时间过程比较长,把自己浮躁的状态一直压着。所以,需要发泄一下。”不止于此吧?去年底亚运会团体赛的失败,近一年来遭受的各种质疑,谌龙太需要一个冠军来发泄一下积聚已久的巨大压力。

同样和去年夺冠一样,决赛当晚9点多,谌龙在微博写下这样一段话:从丹麦到印尼,卫冕的征程是一段记忆,一切仿佛回归原点。保持一份执着,留一缕阳光,照亮进军里约的路。李宗伟,走过而立之年,赛场上经历了太多种人生,追求冠军的心却从未停止。我们只看到他洒脱离去的背影,却不见他泪流满面的坚强。致敬!!!

如果把谌龙的运动生涯比喻成马拉松,世锦赛卫冕无疑是奔跑途中一次重要的补给。尽管不能补足之前所有的损耗,但至少能给未来的路途补充一些必要的能量。对于曾经领先自己很长时间的李宗伟,他实现了完美的超越,并且以“在场上全力以赴的比赛”,实现了“对他最大的尊重”。

领军人物难当

在场边,谌龙的球包很好认,灰色和黑色的配色,有些低调,但在一堆鲜艳的球包中却很是特别。球包上,有谌龙名字的首字母缩写“CL”。这是谌龙的专属球包,和他的专属球鞋“荣耀”为同一系的配色,有球迷评价这款球鞋是其见过的“最帅的、颜值最高的羽毛球鞋”。之所以选择这样的颜色,谌龙的解释是“喜欢黑色和白色”,但是这个系列不会这样一成不变,“以后会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专属,有特权的意味,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现在,这个“身份”有个公认的名称——领军人物。或者,还有称之为“林丹接班人”。只是,后者稍微有点搞笑的感觉,林丹都还没有退役,如何“接班”呢?所以,领军人物更恰当一些,不管林丹是否退役,都可以有更优秀的球员承担领军的重任。

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后,林丹选择了休息。当年,谌龙世界排名第二,仅次于李宗伟。这个局面直到去年年底得到改变,谌龙在2014年底升至世界排名第一。自林丹暂时离开起,谌龙便总与这个称号联系在一起。彼时他并不愿意接受,原因很容易想到——没有成绩!准确说,是没有单项赛世界冠军头衔。2013年,谌龙首夺全英公开赛冠军;2014年再度跻身决赛,并且获得亚军。要知道,这项历史最悠久的公开赛被认为是仅次于世锦赛的重要赛事,有“小世锦赛”之称。但谌龙认为:“这也不是什么国际大赛,世锦赛、奥运会才算。”

去年,谌龙终于在哥本哈根实现突破,赢得个人的首个世锦赛男单冠军。一年以后,更是实现卫冕。对于弟子,男单主教练夏煊泽的评价是:“表现稳定,已经跻身世界一流选手行列。”那么,现在,他愿意接受了吗?谌龙连忙摆手:“丹哥、蔡赟哥他们这些老队员还是我的榜样。我们中生代球员,现在是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很有紧迫感。”

要顶着“领军人物”的头衔,压力可想而知。首先,不能输。今年,谌龙输过两次。新加坡公开赛第二轮,3局不敌中国香港选手胡赟;印尼公开赛1/4决赛,输给了印度选手卡什亚普。“每场比赛,我都是做好准备,肯定是不想输的。在新加坡,胡赟打得非常好,他打进了决赛,甚至在决胜局还一度以13比8领先。在印尼,卡什亚普很会打那个馆(塞纳扬体育馆),他发挥得比我好。”尽管谌龙说出了输球的理由,但媒体还是将其形容为“爆冷”。理由很简单:你是世界第一,只要你输,就是意外。说到这里,谌龙就有气:“如果我赢,你一定认为是正常的,本来实力就应该赢。输,就是不正常的。这对运动员是不公平的。我们要一直赢,如果只能一直赢的话,就是逼我们上绝路了。”

谌龙说:“现在男单竞争特别激烈,有好几个90后的球员都冒出来了。日本的桃田贤斗是94年的、印度的斯里坎斯是93年的,丹麦的维克多是94年的,我是89年的,我们有的打。约根森与我年龄相仿,2012年奥运会以后就排在第二、第三的位置,比赛基本上都在前四,或者是决赛。每年就那么多比赛,顶级比赛中,经常第一、第二轮就会遭遇到某个一单或者二单,一年大家交手很多次,并不好打。”

其次,还得有完全取代林丹的能力。两人至今一共交手9次,直到今年3月的全英公开赛,谌龙才第一次获胜。一个月以后在马来西亚公开赛决赛再度相遇,谌龙实现两连胜。不过,论及比赛的重要程度,这两项公开赛与世锦赛、亚运会不能比。如果可以选择,谌龙可能更愿意世锦赛的对手是林丹,击败林丹拿下冠军。那样,对于谌龙的心理激励,远远超过冠军本身。战绩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在关键时刻定住军心的能力。苏杯决赛,之所以选择了林丹而不是谌龙,也正是其尚不具备这一能力的证明。

团体赛之伤

去年底,谌龙年终世界排名升至第一位,并且在年终的超级赛总决赛问鼎。对于谌龙一整年的表现,中国队总教练李永波有这样一番话:“我觉得他的担当还不够,尽管这是他成长应该付出的代价,但还是有很多需要继续提高和努力的地方。他之前也跟我说,明年一定会努力捍卫中国男单的荣誉,我也觉得很欣慰。希望大家能够给他更多的支持,让他尽快成为中国男单的领军人物。”

缺少担当,说的是去年的两次团体赛失败:4月汤杯半决赛,输给日本选手田児贤一;9月亚运会团体决赛,输给韩国选手孙完虎。两场比赛,谌龙都是作为中国队一单出战,他的失败与中国队最终无缘冠军有直接的关系。

今年5月苏迪曼杯,按照之前的计划:如果决赛对阵韩国就上林丹,如果对阵日本就上谌龙。然而,虽然最终是与日本争夺冠军,中国队还是派上了林丹。李永波给出的解释是:“我们考虑了很多种结果,在他(林丹)上场时,我们队和对手打成1比1,或者我们队以0比2落后,因为男单是放在第三盘。”回忆起赛前那天晚上的情景,谌龙很平静:“我一直在自己房间待着,干自己的事情。然后,教练在微信群里通知了一下,告诉我还是上林丹。”事情的经过就是这么简单,但最终没有上谌龙的事实,似乎坐实了一个结论——对谌龙不放心。

关于团体赛的问题,是谌龙在采访中几乎回避不了的 ,他就这样一遍遍地被提问:你为什么团体赛赢不了?这就像一个伤口,总会被这样有意无意地撒把盐。一次次被戳到痛处,不是麻木了,就是痛到反击。于是,谌龙有了这样的回答:“我给你算算,我从2012年打汤杯,2013年苏杯、2014年汤杯和亚运会、2015年再打苏杯,我算了一下,输了3场,赢了15场。”在被忽略的15场胜利当中,就包括像亚运会团体半决赛2比1击败李宗伟那颇有分量的一战。但是,大家只记住了输,因为中国队输了。只要团队赢球才能掩盖住个体的输球,团队输球只会将个体的输球放得更大。

现在,谌龙迫切地需要一个机会在团体赛中正名,用一场胜利去掩盖之前的失败。 这就好比一部大片,在续集上映之前,所有人谈论的都只会是当前的结局。

明年的汤杯无疑是谌龙上演“续集”的机会 。对于这个可能将愿望变现的机会,谌龙的回答很谨慎:“去年丢掉汤杯很遗憾,明年还是尽力积极发挥,争取重新夺回汤杯。现在竞争太激烈,团体赛确实越来越难打,日本、丹麦、韩国,每场比赛都要全力以赴去拼。如果打不好,输给谁都有可能,还是需要有好的发挥。”谌龙没有把话说得太满,但是他比谁都明白比赛对他的意义,他太需要胜利了。否则,他的处境只会比去年更糟。

时间回到2014年5月,汤杯结束后,谌龙内外受困。内,整个男单组的气氛都很压抑,“队员和教练的压力都很大,这些从教练的脸上就可以看到。”外,谌龙受到的质疑不断。从2007年开始参加国际大赛以来,谌龙像是开在快车道一般:排名逐年攀升,成为队内重点培养的队员,舆论也多是夸赞。此时,突然来了个急刹。仿佛只是一夜之间,胜利和信心断裂成两件不相干的事情,剩下的只是失败出局。汤杯后的日本公开赛,1/4决赛输给胡赟;印尼公开赛,半决赛输给约根森。“接连输掉重要的比赛,就会怀疑自己,你会觉得每个对手都很难打。”再难,也没有想过要放弃。“这么多年,我没有冒出过这样的念头。”只是,需要休息一下,让身体和精神重新组装,回到那个快车道上。谌龙向队里请假一周,回家了。

换个环境,让自己静静,这是谌龙随着年龄增长逐渐养成的习惯,也是他排解压力的方法。“有的时候,周末会叫上洪炜,到三里屯去坐坐,聊聊天。尽管没说几句话就会回到羽毛球上,但是在那样的环境里,能让自己放松下来。”刚到国家队那会儿不是这样的,谌龙总感觉心不静。2009年在青岛集训的时候,谌龙和当时的队友陈金一起练字。“就练了20多天,想练‘心静’,但是很难做到。”后来,谌龙参加的比赛越来越多,“比赛的时候很紧张,比如说11点比赛,9起床、吃饭、准备,还要想着对手是谁……所以,很希望比赛结束能够轻松一点。没有比赛的时候,像是晚上回到房间,坐在床上看看电视、翻翻手机,也没有什么一定要看的,让精神上放松一点。”

冠军的气质

和黄宇翔的对抗训练中,对手一个回球质量不高,刚好喂在网口上。谌龙迈步上前,轻轻一拍落在界内。另一边,在林丹与乔斌对抗的场地上,林丹处理的方式则是狠狠地一击。霸气,一击之间分出高下。当谌龙被反复拿来和林丹进行比较的时候,霸气是个关键词。

谌龙不认为这跟冠军有什么直接联系,“难道拿冠军真的需要这种气质吗?李宗伟有没有气质?输了这么多比赛,在场上依然很执着,这就是一种气质!”他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气质。之所以现在总有人拿这个说事,是因为“你输了,人家就会说你不行”。

2007年备战北京奥运会时,林丹还在苦苦追寻他的首枚奥运金牌,国家队调来了老帅汤仙虎出任林丹的教练。训练的时候,汤导一言不发,林丹急了:“你怎么不说话?”汤导答道:“你都还没有投入,让我说什么呢?”在汤导看来,技术水平已经很高的林丹,更需要提高的是内在能力。什么是内在能力?汤导解释道:“这其中有注意力的集中、精力的问题,有心态的调整、自信心的增强,因为自信是‘胜利的生命线’,没有信心肯定失败。还有意志品质的锻炼增强,更要有智慧,要动脑筋,打球要发挥你的聪明度。比赛打到最激烈的时候,拼的其实是这些。”

门外人看不出像汤导那样的“门道”,只能笼统地将“内在”概括为“霸气”。原因很简单,有霸气的林丹成就全满贯,谌龙没有霸气,所以就无法复制林丹的成功。实际上,此时谌龙的困境与彼时的林丹一样,技术已经到达了世界顶尖水平,缺的是更好地掌控自己的内在能力。如果能够在“内在”上加以磨练,谌龙绝对是一名优质冠军。

他,心思细密。训练结束后,把换下来的T恤叠好放进球包;球鞋换下来装进袋子里,放到球包的固定位置;剪刀胶布之类的零碎物件,用一个小小的收纳包装好;他,为人谦虚。哪怕是已经成为世界第一、成为知名运动员以后,也丝毫没有架子,跟那些没有名气的队友也能玩到一起;他,细致体贴。从他出道以来就跟他相熟的记者回忆,这些年来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谌龙对身边朋友一如既往的细心。坐在一起吃饭,他甚至会帮你夹菜;他,彬彬有礼。对于记者的采访,谌龙会很认真地回答。就算是采访中间有些让他不高兴的问题,他也会在采访结束时特别客气地说一句“辛苦了”;他,爱惜身体。身体就是运动员的资本,训练结束后,他会拎着包直奔医护室。采访他的那天,结束训练的双打选手刘成披着毛巾来找他,告诉他医护室里一张空床都没有了,谌龙眉头一皱,还是提着球包奔医护室去了;他,钻研业务。他的同屋乔斌透露,“他经常没事就在屋里看技术录像,看国外一些顶尖选手的录像,打得好的球会重复看,研究是怎么打的,有时候还会讨论一下。”

这些就是谌龙的气质,现在他缺一个足够分量的冠军,然后他就可以成为像林丹那样的另一个模板,被定义为另外一个版本的“冠军气质”。只是,这么多优点的谌龙,会不会让后继者很难超越呢?

向里约前进

在谌龙2015年的赛历中,3月的全英赛、5月的苏迪曼杯、8月的世锦赛,都是会被用红笔圈出来的比赛。他希望自己有好的表现,一步一步接近自己2016年的目标。因为,从2015年5月开始,2016年里约奥运会积分赛开始。根据世界羽联最新的规定,每个国家或地区最多只能有两名选手参赛,而就在3年前的伦敦,还允许最多有3名选手。抢分大战,不容有失。

除了团体赛或者世锦赛这样的大赛,国家队会选择在外地集训外,其他时候,他们都是在北京的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里训练。这一天下午的训练安排在训练馆一楼进行,平时这里是中国男排的训练场地。当天的重点是对抗,时间80分钟。当天是男单一队和二队一起训练,谌龙的对手是一队队友黄宇翔。

好几个落在边线附近的界内球,谌龙都出现了判断失误,并没有去接而丢分了。看到球落在界内,谌龙本能地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又看了看边线,一边摇着头,嘴里还念念有词,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这个动作被主教练夏煊泽注意到,看到谌龙很纠结的样子,夏煊泽走到场边,“感觉空间太高了?日本赛不也是这样吗?”平时,国家队都是在五楼训练,突然换到一个不太熟悉的场地,谌龙在空间判断上出了些问题。适应场地,并且将自己投射到比赛的氛围当中,是教练对队员的要求。

当天,场内有好几个场地进行对抗,谌龙这场是夏煊泽负责盯。同时,夏煊泽还负责盯王睁茗那场。显然,夏煊泽对于谌龙更留心一些,同时看着两个场地,却还能随口说出谌龙这场的比分,“对主力球员当然会多投入一点精力。”

一旦有球下网或者出界,谌龙都会回到出手的那个点,稍微停下来想一想,然后把出现失误的动作再重复一遍。80分钟的对抗结束后,两人在网前练习搓小球。这是个纯技术活儿,两个人比着看谁能搓出更贴网的小球,手上一点不含糊,但是氛围轻松了很多。训练结束,谌龙回到场边整理东西。“这样的对抗不累?”“最近的训练主要就是这样的对抗,80分钟还好吧,不累。如果是120分钟的话,到最后就会感觉有点不行了。”单打比赛,很少打到这样长的时间,但是训练的时间和比赛却是不能等价置换的。“在赛场上,相同时间耗费的精力是训练的两三倍,你要应付场上的各种情况,还有应付自己的心理变化,那样的消耗是很大的。”所以,对抗有时会安排120分钟,让队员适应场上极端的情况。

一切,都是向实战靠拢。现在的每一站比赛都计入奥运积分赛当中,看看李宗伟绕着地球跑,去参加那些冠军奖金连机票钱都挣不回来的比赛,就知道重要性了。谌龙自然不用为排名担忧,与排名第二的约根森保持着约20000分的优势,第一的宝座无人撼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谌龙会再一次参加奥运会。有点扯远了,谌龙还没有考虑到那么多。这一年,他必须全力以赴,确认拿到奥运资格。

爱羽客用户规范:抵制辱骂

千元稿费等你拿,爱羽客投稿通道:tougao@aiyuke.com

球众投票

你打断球线时,一般是断横线还是竖线?

有人说高手断竖线,菜鸟断横线,这真的正确?看看业余球友中断横线的多,还是竖线的多?
25%
64%
3%
7%
精选观点论
论坛热帖

合作伙伴